我来说说一些往事吧(鄭伊廷)

原文链接:https://www.facebook.com/xdite/posts/10157534021878552

我来说说一些往事吧。原本没打算写的。但是最近又出来看到骗子趁市场好又出来骗人,实在忍不住了。

很多事本来没必要写的。创业本来就是吃了亏,自己忍著就好。因为在创业路上本来识人不明,遇到诸多波折,如果失败被众人指责,风险自己扛也是应该的。

其实很多人好奇我过去三年的那段故事。特别跟李笑来的那段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来说说真正的李笑来是怎么样的人吧。

我先写个结论

1. 千万不能跟李笑来合伙或将钱存进李笑来的帐户,因为在他的逻辑里,你的钱就是他的钱。不管是合伙还是你将币存到他的交易所里面。最后一定是他的。

2. 千万不能跟李笑来合作,不管他承诺多少好处,你在他眼中就是个拿来卖的棋子。钱他先圈了,但项目绝对是你搞烂的。(资金老早被他圈走,只拿1/10 出来运营,倒了就是项目负责人问题)

3. 跟李笑来讲话千万要录音,因为他一定会录你音,而且会千方百计的剪辑成对他有利的样子。

4. 李笑来绝对不是招黑,而是无数人被他圈钱中了他的阴招,有苦说不出。甚至有些人还被他的阴狠手段威胁家人,反而搞到摸摸鼻子自己把这些料吞下去。

5. 李笑来非常善于将自己包装成是导师的样子。当然很多人也是因为他的”善书”向善的,自然无条件相信他。就算他作恶了,一般人下意识也很难接受他是恶意的。很少人能够意识到,原来这些他是老早就计算好的。

我之所以忍这么久。是因为我一直感念李笑来当初与我的合作。没有他的介绍,我不会来北京,也不会开启后面这一切。

原本我一直以为,我跟他的合作会分,是我跟他在一些意见上的不合,而不是他一开始就蓄意要陷害我。

然而,一年多以来发生太多事情,让我逐渐看明白,当初的那些看不懂,现在全部都连起来了,才知道李笑来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我是 2016 年来的北京,当时的合作契机是李笑来在北京想要开程序员培训学校。而我当时在台湾,也遇到了市场天花板。所以想要尝试新的市场。所以想来挑战看看。

我跟李笑来的合作机缘也是因为他多年前第一次学 Rails 的时候,他看的是我的书 Rails 101,看完书写的第一个创业作品 Newone,正是他的学习副产品。因为 Newone,世人第一次发现原来李笑来真是学得会编程的。

而我多年前时,也因为跟时间作朋友一书,学习到不少人生成长的概念。

所以因为这层关系。我对当时的”李老师”是相当有好感的。虽然我过去的中国 Ruby 程序员朋友,都隐诲的警告我李笑来是个大坑。千万不要去。但这些警告我当时并没有听进去。

因为我觉得,”人家是个比特币首富”,人家图我什么呢?总不可能图我的钱,我有什么好怕的呢?

就是这样的念头,种下了大错。我后来才发现,我还是太单纯了。

## 1. 原来我是被拿来圈大众钱的幌子招牌

一开始全栈营我是跟他这样合作的。由新生大学里边先垫钱,在北京先帮我把教室租起来,我从台湾带人过去运营。营收从学费里面,六四分帐。只做一期先实验看看。

一开始的第一班效果很好。但其实我不想要做第二班,因为当时做第一班以后,发现这样的成本结构与精力结构实在太累人了。这一班是做口碑的。

我得连续上课两个月,结算完扣除成本,我能分到的净收入大约只剩20万上下。(远低于我当时在台湾两个月上课的收入,而且这些都不算我的台湾员工成本)

而为了这样的线下的口碑班,我得付出超过十倍的精力。所以第一期结束后我跟李笑来提出我最多只能再做一期。否则我无法支撑接下来的运营。

“李老师” 听了大惊失色,开始疯狂骂我不能吃苦,怎么说我得撑个连续开十期。于是我说,我实在没办法这样一班一班教,两班是我体力的极限。做完得直接开线上,否则实在做不了。

于是”李老师”勉强答应了。但他看起来就是一脸我不可能做成的样子。

在上线上第二期时,出现一个怪现象,我在线下班的同学,纷纷跑来问我跟马克学园有什么关系。全栈营是不是就是马克学园。

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李笑来当时创建了两个项目。一个叫”人人都能学英语”,一个叫”马克学院”。一个是学英语的,一个是学编程的。每个项目众筹融资三千万(估值三亿)。”李老师” 在介绍马克学院的时候,隐约的暗示我会是马克学园的一个老师。所以很多学员都以为 “全栈营” = “马克学院”,于是纷纷重仓投资。

我当时跑去问新生大学的工作人缘,为什么他们都问这个项目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一直闪烁的搪塞 “没事,你就挂个名”。

马克学院一直是个没落地的项目,一直在到币所时期,都还一直有人不停的问我。马克学院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全栈营到底是不是马克学院。

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回问了他们,才发现当时许多人都是这样的”错误印象”。

而甚至到了最近,马克学院的股东实在忍不住了,忍不住质疑多年来马克学院的钱到哪去了。李笑来才双手一推说,”马克新生没钱了,当中严重亏损几千万,是郑伊廷经营不善。”

我听都没听过,看都没看过这项目长怎么样,也没听说新生大学有什么动静。结果我竟然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我才发现,原来李笑来当初找我开课,根本不是徒的那点开课钱。而是拿我当个幌子开纸上公司去吸金。反正创业公司100间会倒99间。拿了所有的钱之后之,再拿出 1/10 的钱假装运营就行了。到时候公司资金链断裂,经营不善都是项目负责人的问题。

## 2. 你的钱就是他的钱,李笑来只吃钱不可能吐钱

当然,说到这里。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实在不够讲道义。好歹”李老师”也带我进币圈。我怎么可以”忘恩负义”的在这里大说他的不是。

回到我的第一桶金怎么来的。其实我当时在台湾时,就已经不差钱了。起码我已经靠一路上积累的这些创业收入,财富累积到台币八位数字。

但是在中国创业,我承担很大的风险,是因为在开公司的过程中,许多运营款项是我先垫付的。到了两个月结课下来。我才能请款与拿到实际的收入。

我的资金全部被”冻结”在新生大学的帐户里面。

但是我垫款一次都是几十万人民币在垫的。所以我只好开始 “打工”。

之所以有元学习课的原因,是因为当时知识付费非常的火,流行这样比较轻的课。而且很多人也想知道自己有没有办法学编程,想用这样的方式先”试学”。

因为元学习课结课周期短。三周我就能请款。所以我手上才有这一些资金能够的周转。

说来真的很有趣。当时在中国开课时,其实我真是很穷的。一方面是我在台湾的钱汇不进来。我只能靠在中国赚的这些收入周转。

又因为所有的钱几乎都被冻在新生大学的帐号里面,所以我只能靠”元学习”课的”打工钱”周转。

而这些打工钱,因为我要应付很多各处急用。于是我将这些打工钱的 80% 都拿去买了比特币与以太坊还有一些小币。方便流通。

结果这个阴错阳差的决定。最后导些当初购买的虚拟币,涨了几百倍。远远超过了我当时的教课收入。成了我后来事业的后备金。

回来讲到线上全栈营。因为当时是用新生大学的名义招收的第一期,我们本来只想要招收100名学生(原本也觉得这个决定很冒险,李老师甚至反对且不置置可否),却最后招收到了500名学生,甚至是被迫关闭报名(远超承载量)。所以第一期收入是 700 多万。

因为款项太大了,所以我跟”李老师”提出,为了将这个事业持续做久做大,应该独立成立一间公司,将款项全部独立出来运用审计。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在之前线下班时候,资金周转问题实在困扰我太深了。

李老师虽然答应了,但是这个公司转移却办得非常之久。甚至久到公司虽然下来了,公司还是维持我先垫钱,从新生大学请款,而不是将这笔资金转移过来。

原因是 “当时他们操作不慎”,将这笔款项的几百万,先在新生大学”股东分红”时,”误当为盈馀”,已经先打给 “李老师” 了。”李老师”打回来不是不可以,只是操作上有很大的税务风险。希望我能继续体谅,用请款的方式。

当时我的同事催了几次,都只得到这样的回应,非常无奈。

但至少还不是请不到款,我虽然很生气,但是也只能这样。

这个情形一直到了 2017 年中,因为国家严查支付宝与对公帐户的金流关系。钱才得以回到全栈营的资金帐户里。

否则一直都是我自费垫几十万人民币,自己请款的形式。

之所以现金流没有爆掉的缘故,还是因为我当初投资的比特币赚钱了。否则我在公司是没有领工资的。所有钱都卡在李笑来那里。

而我始终没有分红过。在这个项目上我没有分走一分钱过。

很多人羡慕我全栈营赚了那么多钱,实话告诉大家。我的钱全被卡在李笑来那里。一直到 OTCBTC 分手事件。当时甚至还有三四百万人民币的现金(而且是2017年的比特币狂涨时的三四百万人民币现金)卡在他那里。

我能够有钱开 OTCBTC。运营资金都是烧自己的存款先垫。而不是用他的钱。他哪有钱能够给我。

李笑来口口声声说我侵吞他的投资款。事实上是他侵吞公司资产先去买币了。

当时 94 事件时,他一直暗示要我裁员。我当时很不明白。当时公司收入还有五六百万人民币。为什么要我裁员。我们不是还有钱吗?

后来,隔壁的新生大学倒了。而且是瞬间倒了,几十号人瞬间裁掉,裁掉只剩下三个运营。伪装成一切没事的样子。

我从新生大学离职的愤怒同事口中听到,他们也觉得公司倒的莫名其妙,公司明明之钱开课有几百万的收入,不置于资金断裂。怎么好好的说倒就倒。

后来回想起来就是这些钱其实早就都不见了…..

## 3. 表面上的”好人形象”都是伪装的,实际上是阴险的诈骗传销头子。

2017 年,许多人都是因为学习成长社群,连接在一起认识学习。当然,最大的感念都是”李笑来老师”,这点我们不能否认。

很多人进入币圈,用的第一个交易所,是”李老师”开的云币交易所。当时这也是许多小白入门的第一个交易所。

因为,当时区块链世界对大家来说,都是凶猛的世界,吃钱跑路的一堆。没有什么币所是由一个区块链首富,一名英语老师所开的币所,更值得放心的。

“不作恶的币所” 这一招真是很有说服力。

“做个好人是有福气的”。

耳朵总听到这些话,”当时 “李老师” 的世界里面,我们真的都以为周遭是好人的世界。我们做的是好事,劝人向上的学习圈事业。”李老师”的主业是教育,币所只是他的”副业”

起码当时我周遭的人,都觉得 OK与火币是万恶的。

云币小是因为被打压。流量撑不住拔网线是因为被恶意竞争对手 DDoS。

直到一些事的发生。才让我开始觉得一些事情并不简单。

我当时会做 ico.info 的原因很简单。在 2017 年中时,因为比特币的疯狂暴涨,我已经财富自由了。随便一秒钟一个涨跌幅,我的数字币总资产跳动是几百万人民币在跳动。

教书说实在已经真没意思了。而且当时知识付费市场,眼看著也要饱和了。

当时李笑来正为一件事所苦,他的云币在开 ICO,屡屡被监管部门警告不得这么搞,再搞就关闭云币。他看我教书也没啥意思了。问我能不能帮他,帮他盖一个ICO专门站。把业务分开,这样监管就不会找他麻烦了。

盖网站对我来说本来就不是什么难事。我当时也不知道 ICO 有什么风险,只以为 ICO 是新型态的一种募资手段。”李老师” 是我的”恩师”,拉我一把,反正我也不太想干教育了,帮他一把也无妨。

反正做不成就当白耗一个月工,我当时也不差钱。

所以我花了 45 天的时间,跟我的同事,就干成了一个世界级的 ICO 网站。

当时李老师为了想拉我入伙,还承诺给我 5% 的股份。让我签了公司登记协议。

我当时真的只是打著帮李老师的忙而已。哪知道这开启了一系列的潘朵拉盒子。

开幕项目 PressOne 是一个当时让我与老猫昨舌的项目,当时我们都劝”李老师”不要发这个币,一是项目金额太大,一上来就要”募两亿美金”,而且”什么都没有,没有白皮书没有团队怎么能让人信服”。

但是李老师非常坚持要做。甚至我们的项目会这么早上线,提币功能都还没来得及做好,都是因为被逼著要帮他的项目上线,作为他的”生日礼物”。

所以我们只好硬著头皮干下去。本来我们也想这样不可能成的吧。

没想到当时市场实在太疯狂。就算这样离谱的项目,市场的钱还是一波一波涌进来。

当时我们每天加班上项目,在线人数过两万,在线客服一秒钟对话足足有五个之多,连刷一个小时。

但是这些项目上到我们自己会害怕。很多项目连我们自己内部人都觉得是空气项目。猫叔怎么能上。但是我们只是技术部门而已,根本没说话的馀地。

现在想起来,还好九四监管下来,禁止所有 ICO 以及关币所有币所,否则这样的速度真是会引起极大的灾难。

九四监管时,我不在国内,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当时请假过生日去了。所以刚好不在。但是,”李老师” 逃过来了。

因为监管压力太大,”李老师” 在监管前收紧的前一刻,逃到日本。并且要我别回去。

我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于是我只好跟李老师在东京待著。后来云币老板也来东京了。

但是因为监管部门强力要求他们回去交代,于是他们也只待了一个礼拜左右就回国。一回去就被境管了

在东京呆的时候,李老师无事可做,天天在琢磨著新项目,有点子就想要我写。其中有一个点子我印象最深刻,但是我拒绝了。

他说菲律宾传销币很多而且无法可管。所以我们应该搞一个六级传销的系统,可以做出一个超级有杀伤力的币。

我当下马上就拒绝,因为这东西实在邪恶到超乎我的想像,我本来都不知道 ico.info 做了什么错事要害整个币圈被关掉。现在还要我写出”一个传销币凶器”。

这是严重违反我价值观的产物。怎么可能。李老师一直凹我,甚至激动到坚持到我房间亲手监督画架构给我,当场要我做出来,让我压力山大。

还好后来监管坚持要他回去。我也一直百般拖托。终于逃掉了这个任务。

后来很多人看到的 “candybox” 传销任务,就是这个 idea。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不意外。我当时看到的李老师可能已经 “杀红眼’,就算”正在跑路”也不忘 “创作新点子”。

我后来不知道李老师怎样摆平北京市金融局的。总之最后他没事,最后竟然似乎谈到只要退币就没事了。还俨然变成 “净化区块链代表”。

其实 ico.info 最后能退币,不是因为他够负责任扛的住。而是因为当时我们真只写完存币系统,提币功能写不完。一直加班在写。所以才说锁到 9/5 提币。

当初存户存的这些币之所以没有四散掉,还能够 refund 是个阴错阳差的巧合。

许多 ico 平台还不起,是因为早就把主流币给项目方了,无法 rollback 无法解决。

这么多阴错阳差真是万幸。否则真是真会引发一场大灾难。

当然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李笑来成立了 BigOne,继续发币,只是换成 IEO,当时在 info 上的币继续在上面发上面流通……

这些币现在被称为李笑来的 “全家桶”,因为李笑来的”全家桶” 而倾家荡产的人真不在少数。

网上随便搜这些事真是一大堆。

2017 年到现在,两年过去了。很多事情都开始连起来了。原来他的手法就是,先以青年导师的形象出现,出书做专栏,最大化 “影响力”,强化自己是”善良”的”比特币首富”。这个标签帮了很多忙,毕竟谁会提防 “好人” 以及 “比我有钱几百倍的人坑我”

李笑来常常感叹罗胖才是最有钱的人,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现在想来也明白了。

在李笑来的逻辑里面,所谓”信任”就能印钱。靠”信任”脚踏实地创业赚钱太慢太傻逼了。以前圈钱做一个项目圈了三千万还要花那么多法律手续搞好股东程序,还要真搞一个团队假装做事,最后因为”经营不善倒掉”,陪所有股东演戏一年真的太辛苦了。

真的还不如发个币,轻轻松松一张白皮书,就能圈一两亿美金,还什么都不用交代,每天都用嘴巴拉盘就好。

以前他圈三千万人民币还要至少拿 1/10 拿三百万做事陪演一年。现在圈一亿美金,只要拿出 100 万美金用嘴拉拉盘装个样子就好。创业要真的赚钱产生现金流。发币只要做做垃圾功能,让币民相信有潜力上涨就行。

简直是本小利多天下最好的事。

难怪李笑来会发币发上瘾。

当然后来我真是太浅了,后来才才道原来好像还有比发币更好赚的事,其他 IEO 币所好歹也是老老实实的代发结算。唯独只有 BigOne 一家是直接扣了项目方募来的币,号称要监督项目进展,把币都扣再不放。结果该项目币发了,结果甚至没拿到募来的币,所以等于还是没钱,而且项目方还要护盘,最后还被迫去融了法币A 轮。

听到这个故事我才明白所谓李笑来的 “代为保管项目方的比特币”, “监督项目使用,用多少给多少”,与当时要拿走”OTCBTC的币”去”保管投资” ,全栈营的款项 “不小心被当股东分红拨款了以后再还”,通通是一样的逻辑。

只要钱被他经手过了,你是不可能再拿回来的。总有千百个藉口拖脱。

包括比如说 Inblockchain 的基金让易理华去收钱,原本易理华以为是要真的法币进合规监管的基金,结果后来钱是直接进李笑来的私人金库合伙公司一样。易理华还被李笑来用肮脏手段威胁全家安危,只好把这件事情吞下去。

比如说投资李笑来的比特基金 300 个比特币,结果五年以后变 30 个比特币加上他发的一些垃圾币全家桶还你,号称跑赢比特币一样。

这通通都是一个逻辑。只要查帐就会被开除,被爆料威胁。

难怪许多投资圈的人都离李笑来远远的。因为太危险了。

当时我跟李笑来发生纠纷时,我本来以为是”李老师”只是生气跟我讲不清楚而已。后来许多币圈的人都来偷偷安慰我,说我不是”第一个”而是”第十几个”,只是我有能力找律师并敢把事情说出来而已。

后来更有人偷偷来跟我说,早在此之前,李笑来老早用”自己的信用”就把我 OTCBTC 项目卖了而且拿到钱,所以千方百记一直逼我把币所以及币给他要兑现。

所以才会一直缠著我。直到现在还策动群众想要逼我交出币所给他。

(有人问他为什么一直强要币所。因为币所对他来说,就是他的提款机。”你的存款” 就是”他的钱” 逻辑。)

## 4. 李笑来推荐的 “超越感觉” 是一本神书,也是他的洗脑攻略

李笑来当时在新生大学讲课时,推荐过两本书,其中一本书是”超越感觉”,鼓励大家要”独立思考”。我尝试著去越多过了,书中说了很多洗脑例子,让大家要辨认出来这些骗局,并且独立思考。

我当时就觉得看这本书学习独立思考,实在太难了。这里面的例子太多了,实在记不来,怎么学的会呢?

后来发生很多事之后,比如说他跟我的互撕,跟陈伟星的互撕,录音门事件,还有在币圈的传销诈骗话术,我简直叹为观止。一个人真可以睁眼说瞎话都如此地步,甚至很多人吃了哑巴亏都说不出口。

我开始思考他怎么可以这么牛逼,洗脑与策动群众到如此高深的地步。甚至他的助理都还跟我说过李笑来是个神奇的人,不论发生什么灾难性事件,李笑来都可以用他的嘴神救援回来。甚至李笑来都自我夸耀他的 Spin Doctor 功夫神乎其技。

我后来在 “超越感觉” 这本书里面又找到了答案。这本书哪是本独立思考神书,简直是 “洗脑别人教战大全集”。”史上最神洗脑武功洗脑密笈”。

“这本书是李笑来老师推荐阅读的,按照他的说法这本书是帮助他重生的书籍之一”

我现在终于理解为什么豆瓣上有这句评价了。

当时李笑来在 94 被约谈期间,一群 info 人员聚集在他家讨论收尾事宜。我无意中看到了他的书架上面的书都摆些什么。好好学习下

我以为会是区块链,技术,创业什么的。因为我以为他要认真搞个 PressOne 创业。

结果出乎我意料的,这上面一本都没有。上面的都是 “如何写好一个故事”, “好好说话”,”Non Fiction 文章写作” “ 心里学研究” 等等这类书。

我感到很疑惑。

现在我理解了。原来币圈赚钱认真干项目是最傻的傻子。最省力的作法,是每天写专栏,编故事印钱….

最近比特币又涨回来了。于是李笑来在干嘛呢?又再写故事推销他的新产品 “BOX” 找传销分销团队…。

当初的全家桶, 600 ETH 事件, 法币股东亏损事件,好像都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 5. 李笑来最厉害的是利用人的贪欲,激发他的想像,为他所用….

在九四之后,和菜头写了一篇文章 “我所认识的李笑来”  https://mp.weixin.qq.com/s/XpwhwtITV9HLEOZ-dCRvUA 里面其实隐诲又深刻的讲了这一段。

> 过了一会,对方的女朋友过来道歉,承认刚才男友态度不是很好,希望李笑来能够不要计较。至于说那个肇事司机,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这样,李笑来自始至终没有说他是谁,他的诉求是什么,他的感受和判断是什么,他只是用半小时的沉默和两句话,就成功地激发起了对方心中疯狂的想象,并且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恐惧,最终选择了退让。

> 我认为,这种能力才是李笑来最大的缺陷,而不是他的理想主义倾向。他通晓人性,他自己无所畏惧,他擅长操控他人的情绪,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别人,原因是他可以激发出人的欲望,因为他曾经无数字合身投入命运的洪流,迄今为止还依然健在。问题在于:他激发出人群心底里的欲望,需要用这种欲望改变世界,为自己争取一张通往未来的门票。但是他忽略了人群的基数越大,这种爆发出来的欲望所能产生的力量也就越大,这种力量越大,也就越有可能超出他的掌控能力。就像是控制下雨就可以控制河流,但是,一旦促成了暴雨,谁都无法控制洪水。

回想起来,这段故事不是在帮李笑来说话。而是很精准的透露了李笑来当时是怎么样搞出这么大的事….

与李笑来合作过,被他坑过的人,买过他的币的人,往往在回忆往事时,无不陷入这样的懊悔之中。

这才是真正李笑来的影响力。

至于李笑来的支票会不会兑现呢?永远不会。

因为他的武器就是”让你想像” “让你自己相信” “让你栽在自己手里”

为了这份脑中的想像。你会什么都愿意做。

一想再想。一想再想。奋不顾身,当你 all in 的时候,就是他收割的时候了。

不管是投资合约,不管是合作合约,落地时基本上绝对不会是当初的那个样。

钱,股份,通通不会是你的。(全栈营我不仅没赚到钱,当时公司的钱还全部被他坑了。info 做之前说我有股份,我的股份也被换到不见了,出事还推说要我扛。info 的开销还要我先垫,差点请不出款。OTCBTC 是我要做的。刚做时还发声明跟他没关系。做起来之后不仅强要还想偷卖,甚至到至今还想强要。)

其他人跟他合作过的也都差不多都是类似情形。我真听过不少….能全身而退的真的很少。甚至他的法币项目,都换成无辜的法人了。出事他一点责任都没有。

你投了他的项目,莫名其妙一改再改,再改到最后这个项目最后就消失了。你买了他的 Big 币,莫名其妙就被换成 One 币,然后就蒸发了。你在里面玩交易挖矿,想要赚里面的分红。其实是币所没钱了,EOS 大把囤在手上,充钱让他把 EOS 直接海量出货…..云币的拔网线是他让程序员在现场拔的….pressone 私下先投的人比平台价高太多了….

我当初单纯不知道。直到被李笑来狠狠坑了一次,甚至还剪辑录音对话,还看了后续这么多人栽在他跟斗上,我才总算看明白了。

他所说的一句话一个字,完完全全不能相信。

你只要有一秒钟相信他说的话。你的人生就毁了。

我看过太多人被他搞到家破人亡了。

你只要有一秒钟回应他所说的话。一定被他断章取义变成另外一个故事。

我的律师甚至说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阴险邪恶的人。要我千万小心。

网传我不回应他这倒是真的。

一是进入法院程序当事人不适合回应。二,是真的不能跟他说上任何一句话,连我律师开会晚接他电话,都会被他加油添醋说连我的律师闹失踪。

这点我在录音门事件就学乖了。

## 为什么我要写这些?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我要写这些。

老实说,当时在 OTCBTC 刚撕时,我是很恐惧的。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只知道尊敬的”李老师” 似乎杀红眼了。似乎是不把整个币所夺过来不罢休。

后来来到了他剪辑我录音事件,后来到了陈伟星撕逼事件,到了 600 ETH 事件,到了录音门事件,到了他撕易理华事件。到了许多人被他搞到家破人亡时。

我真的看懂了。李笑来从来不是什么善人。

他可能是我这辈子看过最阴险的传销诈骗首脑。网上的”招黑体质”与”真实”只是他自我淡化的说法。事实上他是我见过最厉害可以圈拐这么多钱,却逍遥法外的恶徒。

一直以来他的手段。就是重写外国励志畅销书,拼凑剪辑,针对许多许多善良涉世未深的青年群,建立自己的影响力,甚至想办法登上大平台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李笑来一直有句名言:哪里傻逼多,就往那边做生意。我后来了解了为什么他选英语与编程作为起点。这两个方向社群之广大,绝对是社会上刚需。他是精准找到他认为傻逼最多的地方,狠狠的割下去。

他是 “老师” ,”币所” 只是他的无害副业。他只是”不小心”搞的这么大,”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是他要让世人对他形成的印象….

但你所不知道的李笑来,一开始就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你有见过李笑来的本人,很多人最不能接受的落差点,是他本人有一股诡异的”匪气”,与他网上的形象差异甚远。我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异。

我直到很后来,才知道那才是他真正的 “自我”。网上的,只是他希望你看到的形象。

只是很多人知道时已经太晚了。

我只希望写这一篇,还不太晚…..

(随文附上李笑来的书柜)

http://smalltalk.xdite.net/posts/7834784-lixiaolai-fraud

我总结一下:

1. 读老师的书,别买老师的币。这是真的。
2. 别跟李笑来合作,谁跟他合作粉身碎骨。
3. 在李笑来眼里,你的钱就是李笑来的钱。不管是合作资金还是币所存款。
4. 李笑来善于开支票让你觉得跟著他干财富自由,实际到最后很少人不家破人亡。
5. 千万别跟李笑来说话,要是非得说话,一定得带著录音机。
6. 李笑来精通”洗脑”/ “断章取义” 与 “扇动情绪” ,千万得小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